加载中 ...
首页 > 财经 > 焦点新闻 > 正文

冯子豪金融小说《竞争》

2020-08-06 09:09:30 来源:冯子豪    浏览量:

一切都很顺利,包括宴请潘副市长。请潘副市长那天,李明华没有参加,因为考虑级别对等问题,参加的只有秦行长及分管行长。据秦行长说,很好,一切顺利。

市财政局国库支付中心临时主任沈峰,在李明华的陪同下,带着技术人员,参看了埇州分行为他们提供的办公场所,就是埇州分行原来的坎离路办事处。由于机构改革,坎离路办事处已被撤销,改成了坎离路支行,人员由原来的七十多人,经过竞争上岗、下岗分流,变成了现在的十八人。办事处一千多平方的办公楼,如今,只有一楼、二楼用着,其余的三楼、四楼、五楼都空着,六百多平方米的闲房,大大超过了国库支付中心的办公要求。因此,葛局长及财政局其他人员都非常高兴,他们决定,国库支付中心落户埇州分行,准备近期开户。

消息传到埇州分行,大家都很高兴,有些欣喜若狂的味道。第二天是星期六,秦行长为了照顾大家,体现关爱员工的政策,破例宣布这个星期六不上班,让大家照常休息。

明华回家,把营销情况跟艾霞说了,艾霞也很高兴,这叫夫唱妇随。为了庆祝丈夫营销成功,艾霞建议回邗夹套看望父母。一是明华有一段时间没回家了,父母很挂念;二是让明华看看母亲的病情,父亲的身体,也免得明华挂念。这个建议得到了明华的赞赏。两人早早起来,买好东西,踏上了回家的班车。

一路上,明华没有坐,他站在窗前,看着路边的风景,杨树叶基本落光,地里的小麦已经出土,红芋还没有收完,经霜的红秧泛着紫黑色。这一切勾起了明华的回忆,他小的时候,经常在这个季节帮生产队砍红秧,收红芋。尤其是晒红芋干,把红芋干摆在刚出土的麦地里,一片片,有圆形的,有方形的,规则的,不规则的,有时摆出几个字来。摆最多的字就是“抓革命,促生产”,或者是“农业学大寨”……明华想着,不由的笑了,一股爽凉的初冬之风透过玻璃缝钻入他的怀中,使他有了成就感的醉意。

邗夹套四十公里的路程,班车也就是一个多钟头便到了。二人下了车,提上东西,刚到家门口,明华的手机响了。艾霞说,这是哪个讨厌鬼,别理他。明华照办了,没有看。可刚要进家,手机又响了。明华放下东西,掏出手机一看,是白延辉的电话,连忙接了。电话里传来白延辉急促的声音:“喂!李经理吗?”

“是的。白总,什么事?”

“你现在赶快到行长室,紧急会议!”

李明华知道出事了,但仍希望不回去,于是说:“什么?我现在在老家哪!什么事?”

“你老家在哪儿?有多远?”白延辉问。

“在邗夹套,距城大约四十公里。”明华回答。

“好!你等着,行长让我派车接你!”

李明华知道肯定出大事了,趁着车子没来,进家看了父母,问了母亲的病情。半个小时的样子,司机小陈出现在他的家门口。

李明华赶到埇州分行六楼会议室,会议室里已坐满了人,秦行长、分管行长、白延辉、卢娟及公司部骨干力量全在。

“人到齐了,咱们现在开会。”秦行长一脸严肃,清了清嗓子说,“今天早上,潘副市长给我打了个电话,国库支付项目有变。海城分行为了达到营销目的,从外地招商来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准备在埇州投资2.8亿,搞太阳能工程。市长说,海城分行为埇州做了件大事,准备把国库支付系统上线交给淮海分行办理,以此作为奖励。昨天晚上,市政府召开会议,专门研究这件事,准备以文件形式下发。煮熟的鸭子要飞了,诸位看该怎么办?”

秦行长讲完话,坐下,眼睛的余光扫着大家。不一会,他的眼光落在李明华身上,紧接着,大家的眼光都扫向了李明华,好像李明华是救星似的。

李明华没有说话,他在思考。大家都不说话,市长决定的事,谁能改变?整个会议室静下来。约二十分后,白延辉说:“李经理,你看该怎么办?”

“我看,该找比市长更大的官。”李明华像是自言自语地说。

“找省长,或者副省长!”有人说。

“可怎么找呢?”秦行长看着李明华说。

“找财政厅长,怎么样?”李明华说。

他的话一出口,大家都伸长了脖子,似乎有了救星似的。秦安更是惊奇,用期待的眼光望着李明华,像是在悬崖边上抓住一根树枝。

“找刘彦明厅长?当然行!谁跟他熟呢?”白延辉说。

“沈峰跟他熟。”李明华仍是不慌不忙。

“怎么个熟法?有多近?”秦行长问。

“是这样,沈峰、刘彦明、我,都是财贸学院同学。我是学经济管理的,沈峰、刘彦明是学会计的,他俩不但一班还一位。在刘彦明没有当厅长前,我同他有过往来,都是沈峰介绍的。”李明华认真地说。

“那么,好吧,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行动。明华,你马上联系沈峰。延辉,你让小陈在楼下等着,半个小时后我们出发,奔省城。”秦行长下达了命令。“噢,还有,卢娟,你也准备一下,咱们一起走。”

“我?”卢娟有些犹豫。

“我什么我!这是工作,快去准备吧。散会!”秦行长说完,回了办公室。

事情就是巧,沈峰今天的确没有事,而且正准备到省城去看望上大学的儿子。李明华一联系,沈峰没有任何推诿就答应了。一小时后,小陈开车,后面坐着秦安、沈峰、卢娟,副驾驶坐着李明华,一行五人奔了省城。

到了省城,沈峰拨通了刘厅长的电话。厅长说,他在华夏大酒店开会,晚上才能散会,要他们在华厦大酒店等他。秦安让小陈直接把车开到华夏酒店。李明华要了五个包间,大家暂作休息。

到了晚上,刘厅长来了,见了沈峰、明华,沈峰又向他介绍了秦安行长。大家彼此寒暄一阵,就奔了主题。刘厅长听后,沉默一会说:“你们市长定了,我就是打电话,作用也不大。”

秦安有些失望,哀求似的说:“刘厅长,能不能再想点别的办法。你知道,如果这次竞争我们行失败,不是损失资金的问题,而是关系到员工的经济收入及全行的经济效益。再说了,我也没法向省行及全行员工交代。”

刘厅长沉思了一会儿,说:“你们看这样行不?海城分行不是引资2.8亿吗,现在你们埇州市有个项目在我这儿,就是治理埇州河项目。这个项目已经立项,十年期,投资大约20亿,财政拨款12亿,地方配套8个亿。目前国家拨款已到,但地方配套资金还没有落实,埇州市财政没有钱。为这事埇州市领导,尤其是你们的市长,没有少跑财政厅。为了支持农田水利,我已请示上级,看能不能融通,结果上级批准了。我还没有给你们市长说,正好你们来了,我马上给你们市长打个电话,就说是埇州分行出的力,并且要贷款支持。这样,你们要市政府办事,也就有了充分的理由。你看怎么样?”

“好!好主意!这样,我们不但要了国库支付,还能开了埇州河治理专户。正是一箭双雕!行!”秦行长有些激动,他双手握着刘厅长的手说,“谢谢!谢谢!您真是我们的及时雨!”

晚上,秦行长硬要请刘厅长吃顿饭,刘厅长答应了。秦行长让小陈从车子里拿出一副刘海粟先生的字交给刘厅长,刘厅长坚决不要,正色地说:“这是干什么?如果是为了钱财,我就不给你们帮忙了。”秦安只好作罢。

事情处理完毕,第二天,秦安行长说他有事,让沈峰、明华一行先回。并且要卢娟留下跟他一起办事。卢娟有些为难,暗地里让李明华给她说情。李明华说,行长要你留下,说明有重要事要你办,就是说情也未必能成,你不如在省城陪行长,把事办了,再回去。反正在哪儿都是工作。

卢娟瞪了李明华一眼,及不情愿地留下了。李明华他们在周五夜晚,赶回了埇州市。下周一,秦安、卢娟才从省城赶回。国库支付开户的事,的确让市政府为难,为了照顾全面,市政府以文件形式决定,国库支付系统交由两家办理,即埇州市分行、海城分行,国库支付中心同时在两家银行开了户。

事情完结后,周秘书提着个包裹来到了秦安办公室。这使秦安惊喜万分,所料不及的是,周秘书包裹里是他给潘副市长的那副画。周秘书说,潘市长委托他将画送还秦行长,那天如果不收,怕秦行长有别的想法,现在事情办完了,也该归还了。至于潘副市长儿子工作的事,孩子已考入财政部工作,就不麻烦秦行长操心了,最后两个字是“感谢!”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