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个股 > 个股新闻 > 正文

曹青金融长篇小说《金纸鸢》选载第二章梦想(03)

2020-07-25 13:54:23 来源:青山148029370    浏览量:

第二章梦想(03)

职大招考的消息虽然还不确定,但这好消息就像一阵春风吹遍了整个市行。这三年多来,市行每年都进来新员工四五十人,都是通过考试进银行的,成绩都还可以,这些年轻员工肯定都想读职大,而职大录取的人数肯定有限,竞争将会十分激烈。李昊他们这一批进银行的,高中功课放下几年了,而后来进银行的,在教育上肯定受“文革”的影响少些,中学的基础自然更扎实。这让李昊他们更为紧张。为了抓紧时间,笨鸟先飞,李昊、唐涌波、郭羡琳和他们这一批大多数人一样,不管消息确实不确实,都买了一套成人教育的教材,抓紧时间复习。

办刊的事,李昊还是利用晚上的时间做了——答应了的事还得做好。离传中说的考试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每天上半天班,复习的时间应当足够了。

《银鸽》创刊号收到的稿子不少。投稿的主要是这几年新进银行的员工和分配来的中专生、大学生。稿子质量还真不错。

一天晚上,在办事处信贷股的办公室,彭国庆、肖德清和李昊聚在一起。

彭国庆说:“我们几个分一下工。肖德清负责论文和访谈,我负责调查报告,李昊负责工作动态和文学稿子。还有些稿子,我会请相关编辑看一下。实际上,稿子主要就是我们三人看了。其他编辑,有几个都很忙。小李,这对你是个锻炼的机会。”

“是的,我从来没当过编辑。”李昊说。

肖德清说:“原来我在财院的时候编过学生会的刊物。李昊,你主要掌握四点,第一,稿子要有一定的新意,不管是论文,还是调查报告,还是文学作品,都得有新意。你的选稿和改稿都要围绕着新意而进行。在选稿中,没有新意的稿子不要用。改稿子的时候,要将没有新意的内容删掉。在改标题的时候,也要突出新意。第二,就是要简洁,观点、问题、情况和措施说清楚就行。鲁迅先生不是说过嘛,要将可有可无的字句都删掉。我们这个刊物,每个字都是打在蜡纸上再油印的。打字不容易,油印也费力。篇幅一定要控制。第三,用稿要严,不能讲人情。”

李昊听了,感到很有收获,插话说:“写文章的目的就是要表现自己所要表达的,不是为了卖弄自己的才华和学识。”

肖德清说:“是的。你说得很对。我们不是做学术研究工作,不是学院派,也做不了学院派,我们现在做的就是实践派的工作,这就是我要讲的第四点,文章要对实际工作有用。记住,有用!所以,你在选稿子、改稿子的时候要注意,要有新意,还要有用,要对我们的工作改进有用。”

李昊说:“好的。”

李昊觉得和他们在一起,对提高自己的水平还是很有好处的。

彭国庆拿着一摞稿子,交给李昊:“时间不早了,稿子你拿回去改。大胆地改,按肖副书记的意思改,不要怕,编辑就有改的权力,用红笔改,让打字员看得清楚些。”

李昊接过稿子,说:“什么时候改好?”

肖德清说:“尽快吧,我们一定要在五月底出刊。第一期筹备时间长点,准备花两个月。噢,还有,没有新意的稿子,就不要改了,不采用。”

彭国庆说:“等一等,有两篇稿子还是要用的。人事股副股长和储蓄股副股长,他们也写了稿子,他们热情很高,稿子虽然差一点,也不属于团员青年,但还是要用。肖副主编,你看呢?”

肖德清想了想,皱了一下眉头:“好,也没办法,用就用吧。”

彭国庆说:“这两篇稿子你来改。都给你了。”

李昊说:“这不好吧。我……我水平不行。还是你们改吧。”

彭国庆说:“这样,你先改。我们再看看。”

李昊说:“好吧。”

李昊发现,改稿子真不容易,一个上午只改了两篇稿子。他不由得盘算了一下,他手头上有二十多篇稿子要改,还有,将来打字、校对、装订,每一期得花去十天半个月的业余时间,完了,复习时间保证不了。这样不行啊,是不是推掉这事?至少,不能承担这么多工作。还有,两位副股长的文章不好改,改得好还好,改不好他们将来会对自己有意见的,还有,自己一个二十一岁的青年改三十多岁而且有职务的人的文章,他俩会怎么想。文章在打字室打印,谁改的,一问便知。李昊很快悟出来,这编刊不是好事。干脆,找个理由推掉,不干了。但是,推掉行吗?团总支的文件已将他的名字印上去了,还有宋拓然的名字。宋拓然倒没有什么,他反正不准备考职大,再说,美编又不会得罪人。而自己,很有可能既耽误复习时间又会得罪人。这个事做不得。如果编一期呢?也不行,第一期刊物上有自己的名字,第二期又没了,别人会认为是自己不称职的,只能马上推掉这事。怎么推掉又不让彭国庆和肖德清有意见呢?想来想去,他想了一个办法,晚上请他俩吃饭,在饭桌上说。

下午上班后,趁着没有业务的时候,他打电话给彭国庆:“彭书记,你和肖副书记晚上有时间不?我想和你们见一面。是关于编刊的事。”

彭国庆说:“好。晚上几点?”

李昊说:“下了班,我请你们吃饭。边吃边说。”

彭国庆说:“吃饭就不要了。晚上七点半,你过来。”

李昊想了想,说:“好吧。”

打完电话,回到柜台,王美贞看到他心事重重的,问:“怎么啦?有事求他们?”

李昊叹口气:“小王姐,我揽了一个不该做的事。至少是现在不该做的事。”

王美贞说:“什么事?”

李昊将事情告诉她后,问:“小王姐,你说,我推掉这事对不对?”

王美贞说:“这样不好,答应别人的事就要做好。你编刊是可以的,也是学习和锻炼。考职大,不是还有一年的时间嘛。”

王美贞轻声细语的,平复了李昊的烦躁。

李昊说:“好的。我这就打个电话给他们。”

王美贞说:“以后啊,做什么事之前先要仔细地想好。”

李昊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去打电话给彭国庆:“没事了,晚上不过去了。”彭国庆感到莫名其妙,问道:“小李,有什么事就说,是不是稿子有什么问题?”李昊说:“没事,已经解决了。稿子我尽快看,估计一个星期看完。”

李昊只能克服困难了,抓紧业余时间,一心一意集中精力看稿子,复习功课的事先放在一边。但是两位股长的稿子他没修改,交给彭国庆了,说是领导的稿子,怕改不好。彭国庆笑道:“好吧,我们来改。李昊,改了这么多稿子,辛苦了。我们这边的稿子也改得差不多了,下一步就是打印和校对,这个工作量不小,你在香樟路储蓄所,离办事处远,过来校对不方便,还有,我们知道你也要准备考职大,复习也要时间。油印的时候,你再过来帮忙。”

李昊说:“好,没问题,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完成了第一期的改稿任务,而且自己今后编刊的工作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李昊心里非常轻松。正值四月,香樟的叶子还是嫩绿的,在路灯的照耀下透着翠色。春风和煦,吹在身上懒洋洋的。他沿着街道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人民路储蓄所。他想,时间还早,不如到宋拓然宿舍坐坐。宋拓然一定在画画,他这样努力和坚定,说不定真能成为大画家。

李昊上去敲门,没人开门,里面没有任何声音。李昊想起,宋拓然今天做上午班,肯定是回去了。他和唐涌波一样,回去一来是看看父母,一来是改善一下伙食。想想自己真幸福,在家吃住。好,今天完成了一项重要工作,下一步集中精力复习,职大录取的人数肯定有限,一定要当老虎打,不能像普通高考时一样再错过机会了。

五月中旬,刊物进入打字、校对阶段。那时还没有电脑,用的是中文铅字打字机,一个字一个字地选,打在蜡纸上,如果打错了字,就用涂改液涂掉,然后再打,遇到没有的字就只能用笔刻在蜡纸上了。校对的工作都是由彭国庆、肖德清和办事处几个团员完成的。付印前,宋拓然到办事处,利用一个晚上在蜡纸版上画上了题头尾花,又带了几张空白蜡纸回到家里设计了封面。一切准备工作做好,彭国庆、肖德清约好李昊、打字员等几个团员,星期天从早上八点开始,大家油印、分页、装订忙个不停,直到晚上十点,三百份刊物才全部制作完成。创刊号终于诞生了。翻阅着散发出油墨清香的团刊,大家十分兴奋,回家时都带上一本,一遍又一遍地翻阅,欣赏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第二天,团刊通过头寸车送到了分理处各个网点。团刊图文并茂,有工作探讨,有调查报告,有访谈,有青年员工自己写的诗歌和散文。过了两天,彭国庆又将刊物送的送、寄的寄,发到了市行各个科室和其他各个分理处及下属储蓄所,做到了市行全覆盖,影响很大。后来,其他团总支纷纷效仿,也办起了团刊,一时兴起办刊热。

李昊说:“自从彭国庆当了团总支书记,团工作的确有了活力。”

宋拓然说:“是啊,我们都分散在各个网点,团工作开展得好,可以加强各网点青年人之间的联系。”

《银鸽》有一则征稿启事,对大家的踊跃投稿进行了肯定,明确了下一期征稿的重点,其中一条就是设立“结息日风釆”专栏,欢迎大家多写在结息日中的好人好事,体裁可以是日记、散文、随笔和访谈等。

李昊说:“这个专栏好,宋拓然你可以画几幅速写,刊上去。”

宋拓然说:“又没说速写可以。还是算了吧。”

李昊说:“你画吧。你反正要练习的嘛。你们所人多,正好表现算息的热闹场面。”

宋拓然说:“李昊,我还是先别参与这些事太多,除开工作,我就是想画画,画我自己想画的。别无他求。”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