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股票 > 板块聚焦 > 正文

爱德精神,从国内迈向国际

2020-08-05 09:06:38 来源:爱德基金会    浏览量:

30多年来,爱德基金会在开展人道主义灾害救援工作的过程中,始终坚持以人为本,以人的需求为导向,助人自助、助人发展,工作范围也从国内拓展至国际,在一次次的救援实践中,向世界展现着爱德速度和爱德精神。

爱德精神改变了整个村子

爱德精神,从国内迈向国际

讲述人——原卧云村书记:高乐华

地震发生后,爱德基金会从第一时间的紧急援助,到后来的灾后重建,他们务实高效的工作形式、追求可持续发展的项目理念都给卧云村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和深远的影响。

在日常生活中,村民们家中至今保留着爱德发放的粮仓,还在使用爱德建设的水塔水网,沿用有机肥进行耕种;曾经倡导的老人与子女同住,让卧云村老人赡养问题做得比其他村好;重组的文艺队如今还很活跃,并不断发展壮大;传授的防灾减灾知识,让全村人都很受用;开展的心理疏导工作让村民们的心中充满爱与希望,在困难面前能够更加坚强。

特别是爱德人细致、严谨、认真、坚持的工作作风成为了老百姓评价所有工作的标准。而村委会在与爱德一起重建家园中受到了很多启发,并学以致用。大家对比工作中的不足,借鉴爱德做法和经验,从曾经简单粗犷的工作模式转变为参与式、细致的工作方式,这使得我们村委会不仅在行政能力上得到了提高,也在思想素质上得到了升华。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如今的卧云村年年被评为“村先进党支部”、“先进村委会”。

“一心为民,为民做主,坚持原则,认真负责”这是高乐华对爱德基金会的评价。爱德援建卧云村,不是简简单单给钱了事,而是从物质、精神等各方面去影响和引导整个卧云村和每一个人。

始终秉持参与式与可持续发展的灾害管理理念

爱德精神,从国内迈向国际

讲述人——爱德基金会副秘书长:何文

1987年大兴安岭火灾是爱德基金会成立后响应的第一个灾害。33年来,爱德在国内响应了内蒙古雪灾、丽江地震、雅安地震长江水灾、汶川地震、玉树地震等各类灾害;同时,爱德还参与到了国际灾害的响应,比如菲律宾风灾、尼泊尔地震、斯里兰卡水灾、印尼海啸、埃塞俄比亚旱灾、厄瓜多尔地震等。走出去与国际化是爱德基金会第四个十年的工作重点和方向。

不论是国内的灾害响应,还是国际灾害的援助,爱德首先坚持的是人道主义原则,即不同性别、种族、宗教、国家都应该一视同仁、平等对待,尊重他们作为人应有的权利;其次爱德始终秉持目标人群参与决策管理的理念,在紧急援助和重建工作中做好需求评估和援助反馈,让目标人群参与决策管理,不断改进和完善自身项目内容;最后,爱德的灾害管理项目一直坚持以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和方式进行运作,我们不是简单的做一些救济,而是要从个体群体能力建设、基础条件提升、意识观念加强、机制体制健全等方面让项目得到进一步改善,达到助人自助的目标,从而做到项目区自身能够持续的、更好的发展。

作为一家有着33历史的中国民间组织,近几年,爱德积极参与到了国际灾害的援助中。何文认为一方面从爱德发展历程上讲,过去20多年受到国际先进理念的影响,受到很多国际组织及友人帮助,对我国的贫困地区开展各项援助和帮助。如今我们也应该有所感恩,从国内筹集一些资源去帮助其他国家需要帮助的人,这也是符合爱德基金会“让生命更丰盛,让社会更公正,让世界更美好”机构愿景。

鼓励国内的社会组织多走出去

爱德精神,从国内迈向国际

讲述人——中慈联救灾委常务副主任委员:张强

从国际上来看,社会组织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人道救援工作有着悠久的历史。这么多年的经验证明社会组织的参与,一方面相对于政府或是企业,有其自身优势:比如社会组织可以以更加友好和民心相通的方式去贴近受援助国家,更加了解基层的需求,从而开展更加细致的援助工作;另一方面,不同的社会组织会关注不同的领域,在某一方面做得更为专业。同时还能够借助其非盈利性质,迅速地与受援助国的民众建立良好的关系。

近些年,随着“一带一路”、“南南合作”等战略的提出,中国的发展与世界的发展高度融合。这些政策不仅带动了政府间的合作,同时也带动了社会组织的合作参与。不论从意义上还是从需求上来看,我国的社会组织参与国际援助项目是值得肯定的,也是必须的。中国社会组织的参与,可以让其他国家了解我国发展模式、援助经验。另外,社会组织通过走出去,可以学习更多国际先进的经验和理念,对中国社会组织的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比如爱德基金会参与的尼泊尔地震援助,我们不仅将中国好的援助、重建经验带到了当地,也学到了当地的社会发展工作是如何开展的,这是一个双向学习交流的过程。

自2015年尼泊尔地震开始,越来越多的社会组织走出国门,参与到了国际灾害援助中。在感到欣喜的同时,张强也给将要走出去的社会组织提出了一些建议,他认为中国的社会组织要实现更好的走出去,除了政策环境外,第一要关注自身从愿景层面到能力层面以及组织、战略、专业、标准等方面要做全面提升,以适应走出去带来的新挑战;第二要淡化国别色彩,遵守国际规则,尊重他国的风俗人情,以谦虚的姿态去融入当地;第三是国内社会组织可以建立一个走出去的联盟,一方面加强社会组织之间走出去的合作,同时便于在社会组织和国家策略之间寻找到结合点。

对于爱德基金会参与国际灾害救援等工作,张强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赞扬,他觉得首先爱德是以深度嵌入式的模式走出去的,这样的模式是嵌入到国际救灾网络中,在国际联盟中扮演着参与者的重要角色。这样的合作和参与会更加深入,更加战略化;其次爱德不仅只有灾害援助走出去,在很多发展项目上也实现了走出去,比如在对非洲项目的可持续性的探索等;最后,他希望像爱德一样先行走出去的中国社会组织能够多分享国际项目的运作经验,以自身的影响力带动国内更多的社会组织参与到国际灾害、发展项目中去。在更多国际非政府组织参与的事务中发出中国社会组织的观点和声音;为国际灾害管理、国际发展项目贡献中国社会组织的力量。

采编/王培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