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股票 > 主力 > 正文

曹青金融长篇小说《金纸鸢》选载第十一章 白云(05)

2020-08-01 13:45:42 来源:青山148029370    浏览量:

第十一章 白云(05)

李昊离开张杰、张大山和朱总,还只有九点二十分。李昊开车往家里走,走着走着,他突然掉转车头往河西方向开去。他还不想回家,他想找宋拓然坐坐。过了大桥,他拐向沿江路方向,但他没有去沿江路,而是径直往河堤开去,在宋拓然的住房阳台正对面的河堤上停了下来。他下了车,看着宋拓然的房间,房间有灯,阳台上站着一个人,是宋拓然,他正在看着江面,然后伸了个懒腰。李昊想喊他,或者打手机叫他出来,将晚上没有喝完的大半瓶酒喝掉!

但他没有这样做,他走向河边,看着江面,任寒风吹拂。河堤下面就是“谭记河鱼店”的原址,当年的谭老板莫名其妙地成了算命先生。那时也是冬季,对,是一九八五年冬天,他因为听到王美贞要结婚的消息而痛苦,连续几个晚上独自一人在谭记河鱼店喝闷酒,在这里他的思想得到升华,对爱的理解进入了一个新的层次。现在,这块地还在,没有变一点样,还是有些微微隆起,只是上面没有任何过去的痕迹了。

在寒风中呆立了差不多个把小时,李昊心情平静了许多。这时,陈妮打电话来了,她问,事情办完了没有,什么时候回?李昊说,办完了,就回。

李昊看了看宋拓然的房间,灯还亮着,估计还在画画。李昊叹了口气,但愿他能实现自己的理想,付出这么多,老天会有眼的!

十来天以后,李昊他们支行又一次性增加了六百多万存款。张大山打电话给李昊:“李行长,钱我们都打过来了。我们公司今后就在你们那扎根了,还请你多多关照啊。”

李昊说:“谢谢张总,我真不知怎么感谢你呢,我们一定为你们做好服务。要不,晚上一起吃个饭?对,叫上朱总一起。”

张大山说:“不不不。要请也是我请你,你有多少收入,我还是知道的。不过,这些天我事多,改天吧。”

李昊说:“好吧。”放下手机,李昊坐在办公室发了好一会儿呆。大山,暴发户,他竟然说自己收入低,看不起人?不过,李昊转念一想,自己还真是收入不高,不过,收入不高有什么,自己的钱来得干净啊,不像你大山,钱是怎么来的?唉,算了,不想这些!

随着存款的一批批到账和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李昊隐隐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在渐渐加大,让他有些焦躁不安。张杰一次又一次地支持自己的工作,而他希望自己做的事还没有一点眉目,如何交差?虽然存款是他主动送上门的,但自己不也半推半就地接受了吗?李昊在内心里骂自己下贱、没有志气,但是有什么办法,业务不好做,竞争太激烈,哪有送上门的存款不要的?即使不是因为张杰,自己也会想办法找王美贞的,但真正找到了,自己会告诉张杰吗?李昊一时真把自己问住了,脑袋里嗡的一下,一片空白,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他觉得自己这几年真的变了,在变的过程中不觉得,回过头看自己走过的路,才明白路是怎么走过来的。但是,不变行吗?

不管怎样,先找吧,不是因为张杰,自己也会找的。如果找到了,将来是不是告诉张杰,再看情况吧。正当他准备有所行动的时候,制度的弦在他头脑中绷紧了,银行查询业务的操作是有规定的,不是想查谁就查谁、想查什么就查什么、谁想查就能查的,李昊作为行长,更不能违反制度。这条路堵死了。当时在和张杰见面的时候,“急中生智”想出的这个办法不能用。他想,制度是绝对不能违反的,这是底线,还是另外想办法吧。

经市政府一个朋友介绍,李昊与市民族宗教事务局的赵局长见了面,李昊谎称王美贞是自己的表姐,不知她到哪个寺庙里去了,请赵局长想办法查查。听到李昊的请求,赵局长感到很奇怪:“她是你表姐,怎么就没告诉你们她的去向?是不是真的进了庙里也不一定。”李昊说:“她没说,可能是怕我们打扰。但是我们都很担心,想知道她的情况。”赵局长“噢”了一声,说道:“这个嘛,要在这个宗教领域查个人,总体来说是很难的。关键是看你查到什么范围,如果是在我们市嘛,这个不难,我打几个电话就行了。我们市,不就是那么几座庙嘛。”李昊说:“我们市的几座庙,我们都查过了,没有。”赵局长说:“是嘛,也对,她如果不想让你们找到她,肯定就不会待在我们市。”李昊说:“是的,是的。是不是可以请您帮帮忙,查查我们周边的几个市。范围太大就不麻烦了。”见赵局长没有作声,李昊的朋友在旁边加了一句:“赵局长,你看,是不是可以帮帮忙?但确实是很麻烦。”赵局长想了想,说:“如果她真正当了尼姑,只要在我们省,我都好查,我到省里去,查查名册就出来了。听你说,她还不是尼姑,如果是居士,只有寺庙登记了,查起来难度就大些。如果都不是,难度就更大。”李昊说:“是啊,是啊。我们也是尽力吧,我们慢慢查。”赵局长说:“这样吧,我查三个市,我和这三个市宗教局的局长关系还行,你看怎样?”李昊说:“谢谢了,谢谢了。”

过了十来天,赵局长打电话来了,说:“那边三个市的局长责成办公室的主任查找你表姐,真是费了很大劲啊。那三个市,你是知道的,下面的县都有七八个,有些很偏远——当然现在有电话,硬是逐一进行了排查,都是直接找的住持,工作做得还是很细的。三个局长都肯定地答复我,没有这个人。”李昊千恩万谢,赵局长挂了电话。

李昊想:这真是大海捞针啊,全省还有十一个市,没有朋友介绍,这些市的宗教事务局会这样热心帮忙吗?就是现在已经查的三个市,就没有疏漏的可能?还有可能就是根本就没在省内,在全国范围找,这不是大海捞针是什么?这时,李昊理解了,为什么张杰想请他查的原因了,一个副厅级领导,老婆丢了,不是笑话吗?

看来这不是一时查得到的,李昊打电话给大山,将情况说了,请他转告张杰,并表示再想办法。放下电话,李昊再次想到在银行查询王美贞的用卡记录,但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还是放弃了。

这时,宋拓然打来电话说:“我准备到绿水去写生,你去不去玩?”李昊说:“不去,工作太忙了。晚上给你饯行。”宋拓然问:“什么地方?老地方?”李昊说:“不,到满庭芳吧,别总在那小饭店吃。”宋拓然说:“好,我也想在大饭店吃啊,可惜没有钱,我带酒过来,就是上次那个酒,还有一瓶。”李昊说:“好的,我不开车。”

满庭芳经过改制又到了私人手上。当时资不抵债,就这块招牌还值点钱,一位谭姓老板,据说是满庭芳创始人的后代承担了债务,安置了下岗人员,将这块招牌接了过来。接手之后,谭老板在前进西路上买了一幢三层楼的商用房,用来开设饭店,装修风格雅致,并在大厅立屏,介绍百年老店沧桑历史和名菜大厨,用心经营,生意一直红火。

晚上六点多,李昊和宋拓然在二楼大厅的一方小桌坐下,点了几个菜,宋拓然说:“那天你没喝酒,今天要补上。你六两,我四两。”

李昊说:“六两我真喝不完,你还不知道我的酒量?半斤。今天是为你饯行,一人一半。”

宋拓然说:“那天谈得怎样?张杰还是原来的样子,趾高气扬的?”

李昊说:“没有,还好,他那样子——可怜。”

宋拓然说:“可怜?不会吧。呃,王美贞找到没有?”

李昊说:“还没有。菜!服务员,怎么还不上菜?”

服务员说:“就上,快了。”

宋拓然说:“这里生意好,上菜没那么快。”

李昊说:“想了一些办法还是没有结果,找肯定是能找到,只是难,省内就有不少寺庙,如果她去了外省就更难找了。”

这时菜上来了,他们开始喝酒,这次宋拓然的话不多,好像总在想着什么,当喝到差不多四两的样子,宋拓然突然重重顿下酒杯,兴奋地说:“我有办法了。”

宋拓然那样子就像发了大财一样,两眼通红,李昊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隔着桌子最大限度地凑向他,焦急地问:“什么办法?快说!”

没想到宋拓然卖起了关子:“不急,你猜猜?”

李昊气得拍了他两下,说:“你怎么像唐涌波一样,别人越急就越卖关子。说,快说!”

宋拓然说:“好,我说。查一查她的用卡记录。如果她用卡,不就可以查到了?”

李昊一下子倒在靠椅上,有气无力地说:“唉,我还以为是什么好办法呢,我早想到了,不能查,违反制度的。”

宋拓然满怀的兴奋劲一下子没了,靠在椅子上不作声了。他在银行干了二十年,知道制度不可违。

李昊说:“来,喝酒,说说你的写生计划吧。”

宋拓然说:“准备去一个月吧,绿水的风景很好,我后来去过两次,这次去,准备回来创作一批作品。你可能就去过一次吧,那次我们几个人,你、我、唐涌波、郭羡琳、刘燕芝,我们还照了不少相。”

李昊说:“是的,后来没去过。有时,我真羡慕你,虽然钱不多,但所有的时间都是你自己的,而我总是忙这忙那,总有做不完的事。”

宋拓然说:“是啊,上帝为你打开一扇门,就把另一扇门关了。是这样的,没有办法。”

李昊说:“来,把剩下的干了,祝你一路顺风。”

两人一饮而尽。

宋拓然第二天晚上走了,还是坐的那趟车。李昊和宋拓然每天差不多有电话联系。更多的时候是李昊打过去,他知道,外出写生并不是那么浪漫轻松,在山里,在河边,有许多困难需要克服,也有可能遭到什么不测,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好在现在有了手机,可以随时联系,李昊打电话过去,每次都要问他,在什么地方了,问得很详细,提醒他注意安全。宋拓然对此心存感激。

过了二十来天,宋拓然突然打电话给李昊,声音异常兴奋:“我看到王美贞了,我看到了,就在刚才,我还照了相,侧后方的角度。她看上去好美,就像一幅画,真的,一幅好美的画。李昊,我都要流泪了。她,真的像仙女,她当时站在悬崖边,你别担心,悬崖的后面就是寺庙,悬崖边有栏杆。当时山风有些大,吹着她的头发,飘起来,很好看,还有她的围巾也飘起来,你记得不,她年轻的时候,对,结婚的时候系着围巾就很好看,对,和那时一样美。她看着远处的白云,大片大片的白云,纯净得就像来自天国。还有绿色,山的绿色,是雨后的绿色,又嫩又鲜。她就在白云和绿色之间,像要飘起来。真的很美,真的,不信你看照片,我寄过来。”

李昊也流泪了,哽咽着说:“好,你寄过来。不要打扰她,不要告诉任何人。”

宋拓然说:“好,我知道,你放心。”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