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基金 > 基金要闻 > 正文

2019年68家信托公司净利润排名:中信居首,光大增长86%跻身前十

2020-08-05 09:06:34 来源:信托圈内人    浏览量:

在外部环境复杂多变、宏观经济压力增大、金融风险不断积聚的背景下,信托行业去年在“治乱象、去嵌套、防风险”的监管氛围中回归信托本源。截至2019年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规模为21.6万亿元,业务结构不断优化。

多名信托从业者称,“2019年堪称从业史上最艰难的一年”。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去年68家信托公司有将近30家净利润出现下滑,甚至有4家信托公司出现负利润。不过,头部信托公司依然比较稳健。

另外,信托行业内通道业务明显下降,例如,重庆信托通道业务在去年年末较2018年同期减少348.36亿元,降幅达35.09%;平安信托2019年压降通道性业务规模为625亿元,同比下降25.3%。


头部公司净利润稳定

在净利润方面,2019年中信信托继续坐稳头把交椅,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4亿元。数据显示,去年中信信托信托资产余额为1.57万亿元,营业总收入71.83亿元,手续费及佣金收入49.49亿元。

中信信托相关人士称,去年继续深化与地方政府及企业大客户合作,为地方发展和企业经营提供金融支持和服务。截至去年年末,中信信托新增信托项目1480个,实收信托5205亿元,涵盖基础设施、房地产、金融市场、文化科技等领域。

华能信托以净利润31.6亿元排在第二位。华能信托在年报中称,在固有业务上,明确规定公司固有资金投资条件以及流程,设置流动性风险监测指标,严格控制权益类投资品种的比重,同时加强公司资金端核心客户的资金调度能力,保持固有资产的高流动性及收益稳定性。信托业务方面,严格执行资管新规要求,对产品资金来源与运用的期限结构进行匹配性分析,严格按照“穿透”原则监测底层资产流动性状况,落实资金和资产期限匹配。

华润信托以28.9亿元排在行业第三名。华润信托于1982年8月24日成立,原名为深圳市信托投资公司。2008年10月23日,经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变更名称及业务范围,换领新的金融许可证,更名为华润信托。2019年9月20日,经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深圳监管局核准,深圳市国资委将所持公司49%的股权无偿划转至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目前,华润股份持有公司51%股权,深投控持有公司49%股权。

重庆信托2019年度报告报显示,去年手续费及佣金收入23.62亿元,同比增长8.49%,投资收益20.60亿元,同比增长57.65%,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27.4亿元。重庆信托人均净利润值为2076.07万元,继续稳居行业首位。

2019年68家信托公司净利润排名:中信居首,光大增长86%跻身前十


2019年68家信托公司净利润排名:中信居首,光大增长86%跻身前十

以上数据来源于信托公司2019年年报


虽然2019年是行业内公认的艰苦转型奋斗的一年,但依然有不少中小信托公司净利润“逆势”大增。例如,光大信托净利润为20.8亿元,同比增幅为86%;英大信托净利润为9.9亿元,同比增长62%;国联信托净利润为9亿元,同比增幅达到356%;此前一向处于后面的吉林信托在去年净利润表现也不错,为3.77亿元,同比大幅增长84%。


近30家信托公司净利润下滑

当然,行业分化也是必然。第一财经统计,去年行业内近30家信托公司净利润呈现下滑,下滑幅度在10%-40%的有:中诚信托净利润同比下滑15%,民生信托净利润同比下滑18%,中铁信托净利润下滑36%,华宝信托净利润下滑19%,山东信托净利润下滑24%,四川信托净利润下滑30%等。

另外,还有不少信托公司在2019年净利润下滑在50%以上。例如,中海信托净利润为7.4亿元,同比下滑54%;财信信托净利润为2.46亿元,同比下滑75%;新时代信托净利润为1.5亿元,同比下滑60%;新华信托净利润为0.16亿元,同比下滑73%;华信信托净利润为-1.52亿元,同比下滑118%;华融信托净利润为-4.1亿元,同比下滑865%等。

一位信托分析人士称,资管新规实施后,各资管机构的监管尺度逐渐统一,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竞争主体不断增加,打破刚性兑付将使信托产品吸引力下降,销售难度进一步加大。此外,在多重政策的引导和管控下,以往较为依赖表外融资的企业客户,面临融资渠道收窄的难题,即使在宽信用环境下,企业违约风险仍处于较高水平。

上述分析人士还称,信托行业转型加速,“三去一补”(去通道、去杠杆、去刚兑和补主动管理能力)仍是行业转型基调,顺应金融供给侧改革,信托行业回归本源,聚焦服务实体经济成为共识。不过信托公司传统的银信通道、房地产及政信业务持续萎缩,转型探索的供应链金融、普惠金融、消费金融、家族信托等业务尚未形成有效支撑,未来信托公司的盈利水平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压缩通道效果明显

2019年信托业务结构变化较为明显,在日益严厉的“去通道”监管环境下,融资类信托占比有所上升,事务管理类信托占比显著下降,投资类信托则基本稳定。随着通道类业务占比的不断下降,信托业回归主业。

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事务管理类信托在2019年呈逐季下降的趋势,四季度末余额为10.65万亿,占比49.30%,较三季度末减少约1万亿,占比下降3.45个百分点。与2018年和2017年末相比,事务管理类信托规模分别减少2.6万亿和5万亿,降幅分别为19.6%和31.95%,占比较2018年、2017年同期分别下降9.06%和10.32%。事务管理类信托规模的下降,是过去两年信托资产整体规模下降的主要原因。

这一趋势也体现在各信托公司的年报上。截至2019年12月末,重庆信托存续通道业务信托规模644.33亿元,占比30.88%,较2018年同期减少348.36亿元,降幅35.09%,通道业务明显下降。

相比通道业务,主动管理业务更能体现信托公司的资产管理能力,也能提升信托公司盈利水平,是近年来监管倡导的业务类型。

截至2019年末,重庆信托存续主动管理类信托项目规模1442.30亿元,占比69.12%,全年新增主动管理项目88个,规模1009.6亿元,占新增业务规模的比例达84.37%。

另外一家头部公司即平安信托,在2019年压降通道性业务规模达625亿元,同比下降25.3%;压降融资类业务规模146.13亿元,同比下降7.7%;压降房地产业务规模33.38亿元,同比下降2.4%。

“预计2020年,监管将继续推进市场乱象整治,压降金融同业通道业务,整治影子银行乱象,加强房地产信托业务管控等,信托公司应提升风险管控力度,推进建立风险排查常态机制,推动信托公司加速处置风险资产和提升风险抵补能力。”一位信托业分析人士称。


部分信托公司高管年薪下降

信托员工的薪酬在整个金融行业属于上游,普通员工年薪能达到五六十万或更高,高管们的薪酬多在百万元以上。

不过随着风险项目的连续爆发,一些信托公司的高管开始降薪。

例如,安信信托高管年薪在去年大幅减少,董事长邵明安在2019年年薪为154.2万元,总裁王荣武的年薪为92.1万元,副总裁梁清德领取了92万元年薪。

根据公开数据,另外一家上市公司陕国投信托高管薪酬变化不大。2019年董事长薛季民薪酬为92.99万元,总裁姚卫东的年薪为92.41万元。

山东信托去年实现净利润6.64亿元,同比下降23.9%,不过其董事长万众去年薪酬增加了40万元。数据显示,2019年万众的薪酬为300.8万元,而2018年他的薪酬为260万元。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