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理财 > 互联网金融 > 正文

中信证券收购广州证券后首份一季报亮相:计提信用减值13亿元拖累业绩,与两家券商诉讼额超2亿

2020-08-01 10:11:18 来源:原创    浏览量:

每经记者:王砚丹 每经编辑:吴永久

4月28日,中信证券发布了2020年一季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8.52亿元,同比增长22.14%,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0.75亿元,同比下降了4.28%。每股收益为0.32元,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2.38%。

从证券业协会数据来看,自营失利是券商行业一季度业绩不如预期的主要原因。但对中信证券而言不然,其业绩拖累主要来自于巨额减值准备计提,一季度信用减值损失高达13.15亿元,上年同期为转回1620万元。


自营业务同比正增长远好于行业 但有息负债大幅增加

分业务条线来看,中信证券一季度经纪业务收入和资产管理业务均出现了业绩同比正增长。一季度实现经纪业务手续费净收入26.85亿元,同比增长37.51%。资产管理业务手续费净收入为16.17亿元,同比增长24.67%。投资银行业务手续费净收入和利息净收入有所下降。投资银行业务手续费净收入为8.91亿元,同比下滑6.87%。利息净收入为3.13亿元,同比下滑39.81%。

中信证券收购广州证券后首份一季报亮相:计提信用减值13亿元拖累业绩,与两家券商诉讼额超2亿

利息净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利息支出增长快于利息收入。资产负债表显示,中信证券一季度有息负债中,应付短期融资款从年初的195.87亿元增长至288.49亿元,增幅为47.29%。应付债券从1145.38亿元增长至1164.17亿元,增幅为1.64%。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中证协数据显示,一季度行业平均自营业务收入降幅达到43%,但中信证券该项业务同比大幅增长,明显好于行业。

一季度中信证券实现投资收益43.51亿元,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13.43亿元,两者合计金额为56.94亿元。而上年同期,这两者之和为50.87亿元。

一般而言,上述两项会计科目之和可以用于估算自营业务收入情况(由于中信证券投资收益中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较少未作扣除)。以此来看,中信证券一季度自营业务同比增幅达到11.93%,大幅好于行业平均。


一季度计提信用减值13亿元拖累业绩

但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和融出资金信用减值损失计提大幅增加,是中信证券最终业绩同比小幅负增长的重要原因,它部分抵消了经纪业务、资管业务和自营业务对收入的拉动。

一季度中信证券计提了信用减值损失13.15亿元,上年同期为转回1620万元。同时,下属子公司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导致其他资产减值损失从362.26万元增长至2.83亿元,增幅高达7701%。

一季报中,中信证券披露了11项有进展的重大诉讼、仲裁事项,同时广州证券(广州证券已经更名为中信证券华南)存续案件亦有8项。多项诉讼、仲裁涉及股票质押回购、债券交易等近年来行业爆雷较多的领域。

其中一桩还涉及到另一家券商开源证券。一季报中中信证券披露,因开源证券未如期归还质押式回购交易的本息,合计3001万元(暂计至2018年10月31日)。公司于2018年11月7日将开源证券、厦农商(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厦门农商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朝阳法院于2019年1月2日正式受理本案。2019年11月11日,朝阳法院开庭审理本案。开庭前,公司已经撤回对厦农商资管、厦农商金控的起诉。2020年3月30日,朝阳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基本支持了公司的诉讼请求。

中信证券华南的八项重大诉讼、仲裁中也涉及到开源证券、西部证券两家券商。

中信证券华南与开源证券债券逆回购交易纠纷案:

2018年7月、8月,中信证券华南作为逆回购交易商,开源证券作为正回购交易商开展了三笔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中信证券华南融出资金,开源证券提供H庞大01债券(债券代码:135250)、H庞大03债券(债券代码:145135)质押给中信证券华南。2018年10月,回购到期后开源证券未依约支付资金款项。因开源证券已构成违约,中信证券华南于2019年10月10日向上海国际仲裁中心申请仲裁,要求开源证券支付人民币1.313亿元回购本金及相应利息、违约金、债权实现费用等。2019年10月30日案件受理。受疫情影响,原定开庭时间多次取消,本案目前尚未确定开庭时间。

中信证券华南与安徽盛运环保、西部证券债券交易纠纷案:

中信证券华南管理的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于2016年8月认购盛运环保发行的“安徽盛运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简称16盛运01)人民币1亿元。后安徽盛运环保未能按时兑付上述债券本息构成违约,该债券的主承销商、受托管理人西部证券受托管理工作未能勤勉尽责,募集说明书存在虚假记载及重大遗漏,应对中信证券华南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019年9月27日,中信证券华南向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材料,起诉安徽盛运环保与西部证券,诉讼标的为本金人民币1亿元及相应的利息、违约金、债权实现费用等,2019年10月案件得到受理。2019年11月12日,西部证券提出管辖权异议。2019年12月16日,安庆中院裁定案件移送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后中信证券华南提出上诉,西部证券于2020年1月3日提交管辖权异议上诉答辩状。

中信证券指出,原广州证券历史遗留案件中涉及的潜在损失均已在中信证券华南交割之前予以充分考虑,未来对本公司及中信证券华南的潜在损失风险较小。另外中信证券本身的案件涉及的潜在损失已根据相关规定进行了充分计提。但毋庸置疑的是,近年来信用减值业务损失的地雷屡见不鲜,中信证券作为龙头亦未能幸免。而中信证券与开源证券、西部证券两家的官司,《每日经济新闻》后续将继续跟踪报道。

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每日经济新闻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