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理财 > 债券理财 > 正文

金融街的猪扒饭

2020-07-27 16:42:17 来源:摩尔金融    浏览量:

原创: 江东猫草 远行者与碎冰匠


中午11:30,西装革履的金融狗放下电话,短暂关上电脑显示器,向后一靠,仰躺在座位上,休息眼睛。


——其实不用休息,交易时段就满屏绿光,按理说挺放松眼睛的;但这样容易血压高,所以金融狗手动调整了屏幕红绿设定,享受满屏红光照得自己面目狰狞的刺激。


仰倒在座椅上那一刻,伴随着“咔”的声响,金融狗伸手摸了摸自己后颈上凸出的硬块,心有余悸地想——这颈椎问题,不会和脑溢血什么的有关吧?去年金融圈水逆,突然去世的大佬太多,估计和行情不好、压力骤然体现有关。自己年轻点,刚好卡在某大佬说的“洗洗睡”年限附近,钱没挣到几个,千万不能身体先出问题。近两年颈椎、腰椎、脊椎都不太消停,要避免这三项大类资产发生联动,改明儿去体检一下


公司发的体检卡已经从金融街上的高端体检怡X殿,降级到某部队附属医院。金融狗心里长叹一声——

发展,唯有发展才可以掩盖问题;如果发展得足够快,则发展甚至可以解决问题,或者使问题不再成其为问题。


他插上耳机,打开音乐播放器——奶头经济有个好处,娱乐非常廉价,唾手可得,三不五时就来个联名套餐刺激消费,自己已经把几种播放器的会员充齐了。他进入半梦半醒中,如同旅人等待幽幽到站的汽车用汽笛将自己唤醒。


金融街的猪扒饭



“奶头乐”,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四十分钟后,金融狗从假寐中起身,套上自己3000块的超高仿加拿大鹅,带着心忧煤价愿天寒的悲悯,步行到金融街购物中心B1层,去吃一份62块的猪扒饭


——说是心忧煤价,其实也不太对,取决于本阶段的金融狗到底是手持煤炭多头期货,还是满仓五大电力


零售行业经历过阶段性的消停后,把目光放在了无法被线上取代的体验业态上。金融街购物中心寸土寸金的一楼底下就聚集着15年后做大的各类客单价100元的餐饮品牌;但那些太贵了,金融狗想,既然今天中午没有客户一起,就在不排队的时段,吃个客单价最低的堂食吧,体面。

金融街上有很多似是而非的假鹅,也有很多似是而非的假Moncler。衣服嘛,穿在身上冷暖自知不就行了?不像Celine的方盒,换设计师的一刻,就好像温州皮具城老板再一次跟着小姨子出逃,尾单落得满地都是,往返十分钟能看见七八个,颜色还不重样,令人困惑。


只有食物无法高仿。猪扒饭,62块,金购中最低客单价最高性价比的存在。晚点去尤为体面,没有太多人能看到自己形只影单茕茕孑立,可以要上一碟芝麻,享受仔细研磨时的放空状态。


穿着长衫而站着磨芝麻的唯一一人。金融狗想,这算什么?我祖上——不,我那些入行早的前辈可是阔过的。老子的同行是阔过的!


二维码点单,这样很好,节省了餐厅的人力成本,尤其在17年年末北京南部那场知名不具的大火之后,流动人口安置成本提升导致人力成本猛蹿。金融狗扫码之后,用一种前消费主义时代里“消费者是上帝”的雍容华贵细细浏览了一遍菜单,尽管购物车里有且仅打算有一个菜。


可是这样一来,就业怎么办?金融狗心下一哆嗦,在毫秒之间,从对经济的担忧转为了对自己的担忧——他想到公司里新招的那些夜以继日埋头在屏幕面前的算法交易团队,发自内心地悲天悯人起来——谁不是十八年寒窗啊?薛平贵你倒是说说看,到底有没有个可以不被替代的职业了?


套餐被放在一个盘子里端上来,服务员略微不耐烦地提示菜已经上齐。中午忙,她们一般不向单身食客再兜售饮料;临近年关,金融狗对这种不耐烦很理解——毕竟餐饮就业的薪酬放在那里。

他突然张口,想问问今年的社保怎么缴纳,餐厅给她们解决没有;最终没有出声,只是慈悲地点点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金融街的猪扒饭





然后他稍微赧颜地问,美女,能多给点米饭吗?


服务员皱眉,伸手指指饭桌上贴上的新标签,专门用于提示近日增多的这类问题↓


金融街的猪扒饭




很好,金融狗安心地想;圆白菜也可以添,今天的营养也很均衡。

吃饱了饭,金融狗感到血液都进入胃里,前所未有地困了起来。出门右转就是太平洋,左转是雀巢那个实验性的咖啡店,直走是greybox,直走再拐弯是星爸爸,直走拐弯再拐弯是costa;至于luckin,无所不在。


任他万千引诱,我自岿然不动。金融狗剔了剔牙,轻扣着桌面,朝着服务员大喊一声,“小妹,续茶!”


上海国金中心的扣斯塔啊,倒得太早了,金融狗想。这轮熊市虽然别的不行,咖啡店的估值倒还上得挺快。小情小调小资小布尔乔亚的代言,一个商圈里可以集齐10家,召唤完神龙还能剩几个以后备用




金融街的猪扒饭




红点为金融街咖啡厅位置示意;图片来自百度地图


咖啡厅必须是有价值的!金融狗想,现在请不起什么餐叙了,和客户喝咖啡聊天更省钱——动辄三四个月报销下不来,从业人员一大特征就是发自内心地认可货币的时间价值;垫,可以,但要尽量少垫。

咖啡好,客单价三五十,看起来也像体面聊生意的样子。轻奢咖啡,既可以是经济上行时低端甜品店的替代品,也可以是经济下行时高档餐厅的替代品,双向受益啊。


但这波饮料店被炒过头了,什么这个茶那个雪,几十个店的连锁估价几十亿——讲道理,一个店一亿吗?周X鸭千店、绝X一万家,什么估值水平?这完全违背了零售行业逻辑,尤其在一个完全竞争、高速迭代的行业里,早晚回归价值。”金融狗放下无限续杯的大麦茶,打个饱嗝,掏出牙签。




同样的经济不景气,金融狗为什么总要比别人更难受一点呢


  • 第一他们弹性大。年终奖说不发就能不发,薪水腰斩也只要一眨眼。敏感使他们焦虑。

  • 第二,他们操心多。对宏观世界的运行规律有一点点挂一漏万的理解,却完全无法影响经济本身。知识使他们忧愁

  • 第三,他们杠杆高。金融狗对于ROE如何拆分,怎么提高自己的ROE水平极为了解,自愿做了韭菜里杠杆最高的那波人。命运让他们低头。

  • 第四,他们没有生活。金融狗很早就发现,在同样资产和收入水平下,金融行业从业人员,生活质量普遍低于其他同龄人。他们所有的幻想都在升职加薪财富自由上,平时的生活质量low穿地心;幻想破灭的时候就会尤其难过。


金融狗不关心米其林和黑珍珠榜单,不关心城中热门演出,不关心潮牌和当红炸子鸡,不舍得花钱在所有快速折旧的东西上;洞悉所有行业毛利率水平,坚持拒绝被品牌索取溢价——概莫能外,除了茅台。


能和茅台比吗?金融狗替自己解释;这普通消费品都多大脸?茅台是投资品晓得伐?世俗追捧的钻石和爱马仕,那都是营销的骗局,保值能力不如LV老花,更勿论黄金。


黄金,天然是货币,狗茅也是。金融狗傲然。


此外,金融狗对穿衣也很简单,除了冬天的假鹅之外,日常坚持穿真的优衣库,言必称“我去日本调研过,优衣库其实是一家优秀的技术企业”。


金融狗买车只是代步,房子永远是可交易金融资产——等待交易的东西,谈什么装修质量?他们熟谙公装市场折旧周期,也理解精装修是折价交易;向上奋斗的金融狗不讲装修,永远等着手里的老破小被下一个刚需接棒,然后自己顺利换上大三居学区房。


熊市一来,从没有享受过生活的金融狗更加痛苦——省吃俭用的钱都赔在了别的地方,什么新三板,分级B,美股蹲完港股蹲,更可恨计算机研究员教我炒币



金融街的猪扒饭




彼苍者天,这都什么仇什么恨?罗永浩骗完我,李笑来还来?想想手里的股票,新东方里就老俞最仁至义尽。


涨薪不分红的董阿姨伤过他们的心,1500亿的茅台裸过他们的身,这世上鲜少辜负金融狗的,可能只有黄金。子在川上,曾经曰过:

……

曾恐金缺流动性,又怕联储加息频。

世间安得两全法,一手美元一手金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