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期货 > 焦点观察 > 正文

曹青金融长篇小说《金纸鸢》选载第十一章 白云(02)

2020-08-02 17:07:06 来源:青山148029370    浏览量:

2

没想到,过了两天,又转进来八百多万元。看样子,这个户头的存款大有悉数从别的银行搬过来的迹象。李昊看到这种情况懵了,正想向大山、张杰问个究竟,晨光机电厂分厂财务科谢科长带着会计登门了。

副行长受宠若惊,点头哈腰,将谢科长引到李昊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端茶递烟,唯恐招待不周。李昊虽然心里明白,但也不得不说:“谢科长,正想登门道谢,没想到你先来了。对不起啊。存款往我们这里搬,原来的那家银行对你不会有看法?”

谢科长说:“有什么看法?我们企业不能自己选择银行吗?”

李昊说:“当然当然。只是动静这么大,我是怕你们不好做人啊。我们当然是热烈欢迎。”

谢科长说:“什么不好做人?我们支持他们好几年了,他们有什么不满意?我还要把基本结算户搬过来,那边彻底byebye!”

李昊问:“他们那边有什么地方服务不好吗?”

谢科长挠挠头,说:“那倒没有,那倒没有。不过,风水轮流转吧。原来,我们厂里的户头不是全部在你们银行吗?后来又转出去很多,现在又回来一些,这不是很正常嘛?张会计,是不是?”

张会计是个中年妇女,穿着精致,微微笑着,点头说:“是的。你们银行的服务也是很好的。我们的确是准备在那边销户,全部转过来。”

李昊说:“非常感谢啊,没想到,我们这个小小的支行受到贵厂如此厚爱,非常感谢。在服务上,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对了,贵厂如果将来有贷款需求,我们会尽力满足。”

谢科长说:“贷款嘛,那边的我们全部归还了,将来有需要就在你们这边贷!没问题吧?”

李昊只是支行行长,而且还是个二级支行,贷款要通过一级支行走流程,还要经过市行和省行审批,李昊做不了主。晨光机电厂和这个分厂的效益都不错,贷款应当是没问题的,但话又不能说得太满,只得说:“贷款也是我们要营销的,你们厂这么有实力,只要条件符合,我想,应当没问题。”

谢科长说:“好,就这样,我们回厂里了,还有事。”

李昊说:“你们公务繁忙,我们也不留了。过几天,我们再到贵厂拜访。”

他们一走,副行长高兴地对李昊说:“李行长,你真是福星高照,你看,半年前朱总在我们这里开了户,一下子就存进五千万,现在又来了一千八百万,你是怎么营销的?总不会是自己找上门的吧?”

李昊看着他,认真地说:“真是自己找上门的,信不信?”

副行长不假思索,回答道:“我不信!哪有这么好的事?李行长谦虚了。”

王美贞出家的消息,半个月传遍了全行。如果不是她内退了,估计不要两天全市行就会知晓。大家议论纷纷:“怎么回事呢?她多幸福啊,老公当了这么大的官,自己又内退了,有福不知道享啊。”“说不定,她老公有外遇,她无法忍受。”“这也不奇怪,看破红尘了吧?”“现在信佛的多,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陈妮知道这个消息,当天晚上问李昊:“你知道吗,你师傅出家了。”

李昊说:“知道。”

陈妮说:“怎么没有听你说起?”

李昊说:“这有什么?这是别人的自由,再说出家也不见得不好。”

陈妮说:“也是。我看她就有佛缘,长得就一副菩萨样,很善良很善良的。”

李昊说:“是啊,她很善良。”

陈妮说:“我一直觉得出家的人很多都是心灵受过打击的人,是不是她老公有问题啊?比如她老公有外遇啦,或者她老公贪玩啦,或者是她爱上了谁?”

李昊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别乱想。各人有各人的想法。”

陈妮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到了七月份,市行召开全市支行行长工作会议,市行行长在工作报告中又将李昊和他们支行大大表扬一番。会议最后,由在上半年支行行长绩效考核中前三名和后三名的支行的行长发言,意在鼓励先进、鞭策后进。李昊他们支行在二级支行考核中排名第一,上台作了经验介绍。当然,李昊没有说,晨光机电厂这个户头过来是他们自己找上门的,但也没有说是自己营销的,说是因为王美贞出家的原因?说得清吗?适合说吗?

对于李昊在台上讲的大话套话,同是支行行长的同事是不信的,他们当然知道每竞争成功一个大户,背后都是有故事的。散了会,有些行长跟李昊说:“李昊,介绍一点真经吧,晚上请你喝酒。”“李昊,你小子,你搞上去了,让我们难堪啊!啊,开玩笑的。”“李昊,向你学习,帮我们那里想想办法吧?我们那里好难啊!”

对于这些真真假假的话语,李昊不好回答,只好一笑置之:“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运气好点,碰运气碰中的。向你们学习,向大家学习。”

散了会,李昊真想找个朋友说说话,喝点酒,但没有人可找了。唐涌波到外省有两年多了,打电话一下子也讲不清;宋拓然外出写生了,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会回来的。没地方可去,回家吧。

回到家里,陈妮给他端上饺子,北方人就喜欢这口。婷婷吃了一个,说:“嗯,好吃,妈妈做的饺子就是好吃!”

李昊说:“今天开了一天会,有点累,帮我倒点酒。”

陈妮说:“好,你等着。”

她去拿了酒来,倒了两杯,递给李昊一杯,自己举起一杯:“来,祝贺一下,这次你们得了第一名。”

李昊敷衍地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大口,足有一两。他明白,如果没有晨光机电厂的户头,他们支行得不了第一名,这都是受惠于王美贞啊。

陈妮说:“呃,你怎么喝这么急?会醉的,快吃几个饺子。”说着就往李昊碗里夹饺子,见李昊没有动筷子,说道:“吃个饺子,压压酒。”

陈妮总是这样关心李昊,李昊常觉得自己很幸福,也常常同情宋拓然和唐涌波。可是现在,他在想着王美贞,虽然仅仅出于关心。面对陈妮,李昊心里有些歉意。他振作了精神,大口吃着饺子,连声说:“好吃好吃,比你爸妈做的都好吃。”连吃三个饺子后,他举杯和陈妮碰杯:“来,喝。你的酒量不是很好吗?我们来比一比?”

陈妮说:“你喝不过我的,我能喝一斤。”

李昊说:“我喝不了一斤,这我知道,我只能喝六两,但是我没见过你喝一斤的时候啊,你喝六两的时候我都没见过。凭什么说你能喝一斤?来,喝。”

两人一饮而尽,每人二两下了肚。

婷婷说:“爸爸喝不赢妈妈!爸爸喝不赢妈妈!”

李昊对婷婷说:“婷婷,你做裁判,看你爸爸会喝,还是你妈妈会喝,好不好?”

婷婷拍着手说:“好好好。”

陈妮说:“别让孩子看着我们赌酒。婷婷,你吃完了没有?”

婷婷说:“我吃饱了。”

陈妮说:“你做作业去,好吗?”

婷婷说:“好的,妈妈。”

陈妮摸摸婷婷的头说:“乖孩子。”婷婷回她自己的房间去了,陈妮帮婷婷关了房门。

陈妮对李昊说:“我们不要赌酒,别喝了,喝二两行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李昊说:“不行,我还想喝。”

李昊将酒倒上,一人一杯。

陈妮说:“你一定是累了,抓这么多存款回来,不容易吧。你是一行之长,要操不少心。工作累,喝点酒,二两正好。”

李昊说:“不行,我还要喝。工作不累,有人送存款上门。”

陈妮说:“不可能吧?你是不是谦虚?在家里还谦虚什么?”

李昊说:“我没有骗你,是真的。”

陈妮问:“是真的?”

李昊说:“真的。”

陈妮眨巴着眼睛,想了想,说:“是什么单位?”

李昊说:“晨光机电厂的一个分厂。”

陈妮说:“晨光机电厂?噢,你师傅的老公不是到总厂当副厂长吗?离你们支行那么远,怎么就偏偏送到你们支行?一定有原因。”

李昊喝了酒,掩饰着说:“不清楚,可能是原来开户的银行有什么事得罪了他们吧。”

陈妮说:“那他们也可以就近找一家银行啊,而且他们的会计、出纳、财务科长总认识别的银行的人吧,送这么多存款到熟人那,是个多大的人情啊。怎么偏偏送到你们支行?”

李昊不想谈下去,怕深入谈下去,陈妮会猜到什么,本来没什么,一猜就来问题。李昊后悔了,真该一开始就将真相告诉陈妮,遮遮掩掩倒好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李昊想,也还真有些隐情不能告诉她。原本是很健康的感情,但说出来,她不免乱想。

李昊顺着她说:“也是,以后慢慢会知道的。”

李昊看到陈妮这么认真地想着这事,酒兴全无,说:“不想喝了,明天还要上班。”

陈妮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还在想着存款的事。她突然想到什么,放下碗筷,对李昊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李昊,你们的存款是王美贞她老公打的招呼,要分厂在你们支行开户。”

李昊问:“为什么?”

陈妮说:“因为王美贞是我们银行的。王美贞是不是曾经跟她老公说过,要他支持我们银行?”

李昊顺水推舟:“有道理。我是跟王美贞说过,要她老公帮帮忙,支持些存款,但没有结果。现在王美贞走了,她老公想起过去没有兑现承诺,感到有歉意,现在就……”

陈妮说:“这不就对了?所以还是你努力的结果,怎么能说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李昊心不在焉地说:“噢,是的,是的。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