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全球 > 欧洲市场 > 正文

提振民间投资需多措并举(上)

2020-08-04 11:09:57 来源:原创    浏览量:

【当前,民间投资依然存在市场准入遇阻、融资约束与负担沉重、政府支持缺位和自身转型升级缓慢等问题。尚需多方努力,为民间投资增长营造优良环境】

□董涛

民营经济作为中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创造了80%以上的城镇就业、60%以上的GDP、50%以上的税收、70%的发明专利。扩大民间投资既能够扩大当期总需求,又能够提高供给质量、改善供给结构,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

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1—10月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313734亿元,同比名义增长5.8%,而10月份单月的民间投资额只有36214亿元,同比仅增长1.18%。中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自2012年起持续下行,尽管有短暂回升,但不改回落趋势。2011年之前,民间投资的名义增速基本维持在30%以上,2012年之后开始下降,2015年降至10.1%,2016年降至3.2%。尽管2017年前10个月民间投资增速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回升,但相较2012年之前30%以上的高增长,仍大幅下降。对此,社会各界高度关注。

2016 年 5 月至今,国务院组织开展了四次大督查,对促进民间投资各项政策的落实进行督查和督导;2017年以来,李克强总理连续多次主持召开扩大社会投资尤其是民间投资的相关会议,并于7月28日确定了进一步激发民间有效投资活力的4条具体措施。这些政策对提升企业投资信心和意愿起到了积极作用。

近几年民间投资发展状况分析

2017年以来,民间投资增速、增量均有所回升。从产业结构、地区结构、经营主体结构、内外资结构上看,民间投资呈现出结构优化、动能转换的苗头。

1.民间投资一路下滑,2017年低位回升。从民间投资增速看,2011年,民间投资增速保持在35%左右;2012-2014年,民间投资增速平缓下滑至18%以上;2015年下滑略有加快,维持在10%以上;2016年,增速从1-2月的6.9%下降到1-7月和1-8月2.1%的谷底后,缓慢回升到1-12月的3.2%;2017年1-2月上升到6.7%,1-10月各月增速保持在6%-7%之间。

从民间投资增速与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速(以下简称“全国投资增速”)看,在2011-2014年的4年中,民间投资增速均高于全国投资增速,两者增速之差达到10.4个百分点;在2015年的各月内,民间投资增速与全国投资增速较为接近或相等;进入2016年,民间投资增速均低于全国投资增速,即民间投资与全国投资的增速之差呈现负值,增速之差维持在5-6个百分点;2017年保持这一态势,增速之差缩至1-2个百分点。

从民间投资占全国投资的比重看,2012-2015年,民间投资占全国投资的比重呈上升趋势,由2012年内的最高点62.1%(1-6月累计),上升至2013年内的最高点63.9%(1-5月累计),又上升至2014年内的最高点65.1%(1-5月累计),继而上升至2015年内的最高点65.4%(1-5月累计)。而2016年的最高点是1-4月的62.1%,最低点为2016年1-12月的61.2%。2017年这一比重最高点为1-3月的61.1%,最低点为1-2月的60.4%。

2.东部增速快,中部降幅大,西部稳定,东北负增长。从地区看,东部地区民间投资增速从2015年的13.5%下降至2016年的6.8%,2017年1-10月略升至8.2%;中部地区从2015年的16.6%下降至2016年的5.9%,2017年1-10月缓升至7.4%;西部地区保持平稳;东北地区增速2015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均为负增长,2017年1-7月增长9.8%、1-8月增长6.1%、1-9月增速为-2.3%、1-10月增速为-3%。

3.第二产业增速和比重下滑,第三产业增速和比重上升。第一产业全国投资增速从2014年的33.9%下降到2017年1-10月的13.1%,增速持续保持在两位数;第二产业增速从2014年13.2%滑落到2015年的8%、2016年3.5%、2017年1-10月2.7%;第三产业从2014年的16.8%下降到2017年1-10月10%。从占比上看,民间投资在第二产业中的规模高于第三产业。2016年,民间投资在三次产业间的分布比例是4.12∶49.97∶45.91,2017年1-9月,这一比重为4.35∶48.97∶46.68,第一产业比重提高0.23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占比下降1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占比上升0.77个百分点。导致第二产业民间投资占比下降的关键因素是制造业和采矿业的民间投资占比下降。第三产业的增速持续高于第二产业和GDP 增速,第三产业的比重不断上升,已经成为近年来的稳定趋势。中国正在步入服务经济时代。

4.国有投资增速上升,民间投资增速下降,差距缩小。自2012 年以来,受周期性、体制性和结构性因素的影响,民间投资开始下行,5年间下降了31.1个百分点。但同期,国有及国有控股投资增长却整体呈现波动上升趋势,5年间上升了9.1个百分点。自2015年起,国有及国有控股投资增速超过民间投资增速,且两者间的分化程度不断加剧,2016年增速差距为15.5个百分点,2017年三季度增速的差距缩小到5个百分点。

5.民间投资中对外投资比重上升。2012年以来,中国民间投资增速屡创新低,而与此同时,在非金融类的对外投资里面,中国民间资本占比逐年提升。商务部发布《2015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显示,2015年,中国非公经济占对外投资的65.3%,数量和金额上都首次超过公有经济的企业。2016年中国对外投资增速屡创新高,中国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为1701.1亿美元,同比增长44.1%。2017年大幅下降,前三季度,中国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780.3亿美元,同比下降41.9%。对外投资规模出现下降,既有去年同期基数较高的因素,也有中国经济发展持续向好、企业在国内投资信心增强的原因;既受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增多、企业对外投资更加审慎的影响,也与去年底开始有关部门加强对外投资真实性合规性审查有关。

6.实体经济投资趋冷,金融投资趋热。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的下降导致越来越多的资金停留在金融系统内部空转,大量资本“逃离”实体经济,流向楼市、汇市等,形成一种“楼市热、实业冷”、投资“脱实向虚”的态势。2017年6月末,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同比增长8.1%,同时,房地产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4.1%,实体经济面临钱多、钱紧与钱贵并存的局面。

综上所述,民间投资方向发生如下变化:一是产业转型。民间资本开始投资于医疗、人工智能等具有较高技术含量的新兴产业,这些新经济形态正在逐步弥补原有旧经济形态产能过剩和增速下滑带来的缺口,这是民间资本寻找更广阔前景市场的开始。二是民营资本越来越多地投向海外。三是由于国内成本上升和国际市场不景气的双重挤压,中国制造业的利润率不断走低,大量民营企业选择“脱实入虚”进入资本市场。

提振民间投资需多措并举(上)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