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商业 > 风险投资 > 正文

“安倍经济学”为何很不给力

2020-07-24 14:04:01 来源:新华社客户端    浏览量:

所谓的新版“安倍经济学”不过是2006年版“安倍经济学”的第二次印刷,毫无创新,完全没有意识到美国为震源的金融危机给世界经济带来的结构性变化,自然也无法诊断、治疗日本经济的历史性病变。

刘军红

再过两个月,安倍执政将届满两年。但两年来,日本经济波动起伏,踉踉跄跄,“安倍经济学”备受质疑。日本经济在2013年前两季虽表现稳步回升,而后两季则增势平平,接近零增长;2014年第一季猛增6.9%,而第二季却急转直下下跌7.1%。

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一步下调了2014年日本经济的预测至0.9%,下修0.7个百分点,下修幅度之大仅次于巴西(下修1%)。而国民对景气的感觉更是大不如从前。日本银行发布的“生活意识相关调查”显示,“个人景况感指数”降至-20.4,比6月份的调查恶化了10.4点,连续两个季度恶化,为2013年3月以来最低水平。

人们不禁要问,“安倍经济学”还有没有未来?

安倍没能跟上时代的脚步

当初,“安倍经济学”来势汹汹,而今不得不小心翼翼。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本人也不得不屡次要求各经济部门密切注视经济指标变化,谨慎应对。

而更为关键的是,11月和12月,日本内阁府将分别发布第三季度经济统计的速报值和修正值,如果不能摆脱负增长局面,安倍将无法如期为明年提高消费税率作出政治决断。一旦安倍推迟增税,则意味着政治违约,必将对其政权信用构成动摇;若不顾经济增长强行增税,又必将对经济构成新的打击。

“安倍经济学”为何很不给力

而面对明年4月全国统一地方选举,若经济失速,将难以恢复“3·11”地震后自民党丢失的地方议会阵地,同样对安倍政权的基础构成动摇。“安倍经济学”的失败,或将引发“安倍政治学”的破产。

“安倍经济学”不给力的根本原因,在于安倍的经济思想没能跟上时代的脚步,堪称过时的武士,破落的堂吉诃德。

2006年,安倍自诩为小泉改革继承人,模仿“里根经济学”,倡导“保守主义改革”,提出所谓的“安倍经济学”(06版),但在政策上,则走出了背道而驰的轨迹。

如当初安倍一上台,就放弃了小泉政权坚持的新发国债不超过30万亿日元的底线,放弃了财政健全化道路,搞事实上的财政扩张。在金融政策上,极力阻止央行紧缩政策,不惜亲自约见日本央行副总裁直接施压,破坏央行法规定的“政策独立性”。在改革上,奉行保守主义路线,如在外资企业并购日本企业问题上,层层设障,附加苛刻条件,致使日本产业结构因无法引进外资而难以深化调整。其“保守主义改革”仅剩下了“保守主义”,改革荡然无存。

如今,安倍再次举出了“大胆的金融政策”和“机动灵活的财政政策”及以改革为名的“增长战略”,并贴上了“三支箭”的标签,而其实质,与06版的“安倍经济学”别无二致。

安倍在金融政策上,继续否定央行政策独立性,甚至声言央行法中从未规定过“独立性”,动用政治权力,“废白川,用黑田”,推出“异次元量宽政策”,标榜“质和量的缓和”,其本质无外乎是让央行扮演政府的出纳,搞“公债货币化”,而由此引发的必然是日元趋势性贬值。

事实上,安倍上台近两年日元对美元实质贬值近30%,并对美元以外的货币,特别是对人民币等新兴国货币大幅贬值,由此,在账面上,实现了大企业的收益倍增,刺激股市高扬。而在财政政策上,一方面,加大财政刺激,以维护经济增长的基本局面,通过财政资金的定点投放,惠及其政治后援的大企业;另一方面,则对中小企业、个人实施增税,政策性地制造两极分化。在改革上,继续奉行保守主义路线,虽两年推出两个版本的“经济增长战略”,但迄今一个也没有真实落实。改革作秀已无法掩饰日本经济的颓势。

药方落后于时代

“安倍经济学”并没有客观反思美国金融危机及其对世界经济的深层影响,所开出的药方落后于时代,不符合当前日本经济社会的现实。

自从2007年撂挑子以来,安倍“闭门思过”,赋闲五年做三件事情,一是接受身心康复治疗,到体育中心跑步,做筋肉训练;二是研习古书,特别是其外公的遗著,在历史的垃圾堆里找谋略;三是与“保守精英”搞联谊、拉山头。

显然,他对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对日本发生了什么变化,似乎一无所知,尤其是对美国的金融危机、欧洲的债务危机,甚至对日本的地震危机、财政危机、能源危机到了什么程度,都缺乏本质性的认识。

“安倍经济学”为何很不给力

因此,他再版的“安倍经济学”无法反映世界的变化和日本经济社会的变化,只能继续代表大企业、大资本和大银行等保守势力的利益,无视作为经济社会底层和基础的中小企业和个人的利益,自然也不可能反映日本社会底层的深刻变化。

如此,安倍政权的支持率一开始就被股市上涨率锁定,形成了内阁支持率与日经股指联动型政权。为此,安倍的“地球仪外交”便成了“日本股票推销外交”,其“积极的和平主义”也就成了“日本金融扩张主义”。

而这些政策与日本百姓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因为日本个人金融资产中,股票占比只有8%左右。而在日本社会中,既没有金融资产,也没有住宅资产的家庭占比不断上升,有产者与无产者严重分化,战后高速增长期的“一亿总中流”的“日本梦”早已成为“美丽的传说”。“安倍经济学”从一开始就不是,也不可能是“百姓经济学”。

能否重振经济关乎安倍政权基础

安倍经济学缺乏历史纵深感,无法解决日本经济社会的深层矛盾,“三大空心化”愈加严峻。

一是劳动力空心。人口出生率下降,少子高龄化推进,日本人口结构老化,劳动力人口绝对减少,创新钝化,经济增长点丧失。“安倍经济学”遭遇“人口经济学”的羁绊。

二是财政空心。目前日本政府债务超过GDP的2倍,而财政刺激仍在继续。尤其是,社保开支扩大,占财政预算的三成以上,税收总额不及预算的半数,国债发行连续扩大。

三是产业空洞化。金融危机、财政危机及地震危机加剧了日本产业外移,国内研发创新不足,竞争力下降。

面对三大空心问题,安倍经济学无能为力,相反,政府与央行联袂上演不切实际的“人工通胀”政策,将推升物价当成政权的核心目标,本末倒置。随着日元贬值,能源危机迫近,中小企业再度迎来倒闭潮;而消费增税、物价上涨,工薪阶层的实质工资上涨率为负值,占GDP60%以上的个人消费再度迎来紧缩期。大企业的虚拟收益及其设备投资无法支撑整体的日本经济。日本经济正在遭受“安倍经济学”的败坏。

“安倍经济学”的失败将直接连带“安倍政治学”的破产。明年初,日本将举行大地震以来的首次地方议会统一选举,能否拿到地方选票关乎安倍政权的基础。为此,重振日本经济成安倍燃眉之急。

“安倍经济学”为何很不给力

遗憾的是,美国、欧洲、东南亚都救不了安倍。美欧经济长期停滞,难以带动发达国家经济整体向上。美联储一旦抱不住政府债务,必将陷入主权债务危机。美国量宽政策开始转化为“国家风险”。日本借美国市场的复苏遭遇瓶颈。近期,日美欧汇率、股指的急剧波动,直接折射了美国“国家风险”的上升。而东南亚各国政治不稳市场动荡,印度新政权刚启动,无力支撑世界经济和日本经济。

只有中国市场有能力、有条件、有空间帮助安倍解燃眉之急。中日经济关系难舍难分,但政治与经济向来是一莲托生,难以分割。若真想重振日本经济,对此应有清醒认识。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

“安倍经济学”为何很不给力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