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新三板 > 新三板公司 > 正文

强势美元“受难者”

2020-07-27 09:22:17 来源:金融界    浏览量:

强势美元“受难者”名单还在加长,墨西哥比索是最新一个。

自特朗普当选以来,墨西哥比索一路下跌,“已经显著低于公允价值”。北京时间1月6日,墨西哥央行对外汇市场动手,试图通过抛售美元,推动比索反弹,三小时后,败下阵来。

在以美元为中心的信用体系中,眼下,美元单极强势,欧元、日元、英镑等发达经济体货币均处于弱势,新兴市场货币更是糟糕,诸如委内瑞拉、埃及、尼日利亚等国,早已不惜动用极端手段,试图改变孱弱局面,但收效甚微。

从目前的态势看,未来一段时间,强势美元依然是外汇市场主旋律,各国央行需要在外汇储备、汇率稳定、资本自由流动、货币政策独立性上,做选择题。

比索受难

墨西哥央行其实已经忍了一段时间。

从踏上竞选路开始,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一直在传播一个观点:美国与墨西哥的贸易方式要改变,如果可以,在两国边境建一堵墙。

墨西哥经济与同美国的贸易息息相关,美国在墨西哥出口的市场份额占比高达81%。原以为是无稽之谈,哪曾想特朗普当选了,自此,墨西哥比索一路跌。1月3日,福特汽车宣布将取消16亿美元的墨西哥建厂计划并决定投资于美国密歇根州。

ForexLive.com货币分析师亚当·巴顿(Adam Button)表示:“市场愈发确信在对付墨西哥以及墨西哥制造方面,特朗普并不是在开玩笑。”1月4日,墨西哥比索兑美元汇率下跌了逾2%,触及21.619,刷新了去年11月11日创下的21.3952的历史低点纪录。

交易员们开始关注美国贸易政策的潜在变化,如果特朗普的政策会对墨西哥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墨西哥比索会进一步疲软,兴业银行的Forcheski预计,美元兑比索汇率将会在第一季度触及23。

高盛分析师阿尔贝托·拉莫斯(Alberto Ramos)指出,“墨西哥比索已进入超卖水平,虽然货币走弱能够使出口商更有竞争力,但会对价格和当地金融市场稳定产生巨大威胁。疲弱的货币或推升通胀和工资,将对经济造成重大的中期成本。在市场流动性变紧时,墨西哥央行应该在紧急关口进行干预。”

北京时间1月6日,墨西哥央行全国操作主管胡安·加西亚(Juan Garcia)向路透社透露,该央行开始抛售美元。

虽然他没有披露具体规模,但据路透援引匿名人士称,规模至少为10亿美元。不过,此举未能逆转墨西哥比索的颓势。数据显示,2016年11月8日-2017年1月6日,墨西哥比索对美元大幅跌约16%。

此番干预失败后,有分析师认为,墨西哥比索的境地可能更加艰难。

荷兰RaboBAnk银行分析师克莉丝汀·劳伦斯(Christina Lawrence)指出,墨西哥比索或将一路上涨至23,因为“墨西哥央行无法提供持久的支撑手段,墨西哥比索几乎没有任何缓解的空间,基于此,比索波动率将进一步上升,外汇储备消耗量会更大”。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墨西哥外汇储备储备总量约1700亿美元。虽然认为墨西哥央行的干预有必要,但是,高盛也指出干预方式的重要性,“如果墨西哥比索依旧承压,当局应该考虑使用不同的干预手段,例如美元掉期等,因为这些方式并不直接通过外汇储备,而是在不确定市场中提供有价值的对冲保护,而不是现汇市场的大量直接流出”。

新兴市场防守

受伤的不仅是墨西哥比索。自2016年以来,“美元走强”一直是金融市场的一个重要预期,部分经济形势糟糕的新兴市场,如巴西、土耳其、委内瑞拉、尼日利亚、埃及等国早已受尽折磨,土耳其里拉2016年累计贬值19%;埃及直接宣布汇率自由浮动,埃及货币在黑市一夜贬值48%;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堪称一绝,在20000玻利瓦尔只能兑换5美元的时候,委内瑞拉发动了废钞行动。

即便一些经济形势尚处安全期的经济体,也在未雨绸缪,印度、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在内的多家央行纷纷选择入市干预。印度央行在2016年感恩节当日早盘斥资约5亿美元干预汇市。马来西亚央行对在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市场进行马币交易的个人或银行“立即实行监管干预”。菲律宾央行一直强调,若菲律宾比索对美元过度波动,央行将毫不犹豫入市干预。

本币兑美元的大幅贬值首先会导致本币所在国恶性通胀。土耳其的通胀率已经飙升至近10%。委内瑞拉2016年没有官方通货膨胀数据,但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会是三位数。经济咨询公司EcoanalitiCA估计,2016年委内瑞拉通货膨胀率超过500%。

2017年,美元依旧强势,开年第一个交易日,美元指数即创下14年新高。

“强势美元下,资本外逃是多数新兴市场国家无法回避的难题,各国央行必须迎接这样的挑战。”新加坡华侨银行经济分析师谢栋铭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说。

央行的手段无非几种:加息(吸引资金留下来)、资本流动管制(阻碍资金逃离)、汇率政策调整。

谢栋铭认为,“部分新兴经济体适应强势美元环境的首要举措就是加息”,“尽管,一些经济体的状况并不适宜加息,但是,只要美元继续走强,预计2017年会有越来越多的新兴市场国家被动加息,一方面,抑制通胀,另一方面,阻止资本外逃。”

问题是,加息有效吗?

去年11月,土耳其央行实行了近三年来的首次加息。2016年,墨西哥实施了5次加息。从政策效果来看,加息以抑制本币贬值的效果不佳。

“美元强势,对新兴市场国家来说,会采取一定的资本管制措施。”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说。

2016年年中,韩国就宣布了一组新的资本管制规定,以帮助该国金融市场对冲风险。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有消息指出,印尼将考虑是否需要修改外汇自由制度,好让出口商将更多获利汇回国内。几十年来,印尼实质上没有任何资本管制,由于担忧很多印尼出口商将一大部分获利留在国外,眼下,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开始检讨现行制度。

不少专家指出,2017年,若美联储强势加息,尼日利亚、沙特阿拉伯、埃及和其他一些国家必将采取外汇管制措施。

欧日顺势而为

相比较而言,发达经济体,特别是欧元区和日本更适应强势美元环境。

对于日本来说,美元强势,日元顺势贬值,利好通胀指标回升。

目前,日元兑美元在118.0附近,不少机构将日元兑美元预期下调至130.0。星展银行财富管理部北亚区投资总监李振豪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预计2017年美国经济增长会更强劲,通胀指数上升,美联储加息步伐会加快,预计每一季度都会有一次加息。而且日本央行的宽松货币政策令日元进一步承压。”

日本2016年12月制造业PMI实际录得52.4,高于预期的51.9和前值51.3,创2015年12月以来的新高,日本制造业坚实反弹的步伐保持到了2016年末。对此,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称,日本经济处在结束通缩的关键节点,日本央行将继续实施宽松政策,在结束通缩方面将取得了进展,对于在2017年结束通缩很有信心。

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Hiroshi Ugai表示,日本央行一直强调维持货币政策的必要性,即实现2%的通胀目标相对于实现物价稳定更重要,因此预计日本央行将维持立场不变。

“日本需要日元的贬值来刺激国内通胀的上涨,强美元恰恰是日本需要的。”谢栋铭指出。

对于欧元区来说,形势有些复杂。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去年底称,欧洲央行将继续执行量化宽松政策,但从4月起将月度购买债券从800亿欧元降至600亿欧元。但他同时强调,“必要情况下”仍有可能再次扩大购债计划。

1月4日,欧洲公布通胀数据,欧元区去年12月CPI同比初值为1.1%,超过预期的1%,前值为0.6%,德国去年12月CPI同比初值1.7%,超出预期与前值,并创下2013年以来最高水平。欧元区通胀的回升超出预期,欧元存在走强的动力。

作为欧元区最强劲经济体,德国官员希望利用高通胀率给欧洲央行施压,敦促欧央行放弃低利率政策。

不过,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一位成员接受采访时表示,欧元区核心通胀率仍然“疲弱”,表明欧洲央行认为欧元区内的商品和服务需求仍然疲软。

数据显示,尽管欧元区去年12月名义通胀率大幅攀升,在消除了能源和粮食价格波动后,12月核心通胀率仅从0.8%微升至0.9%。

分析师认为,欧洲央行明年的货币政策环境相对复杂。一方面,2%的通胀目标还没实现,另一方面,民粹主义或改变欧盟的政治格局,这些都将迫使欧洲央行将温和的货币政策立场保持更长时间。

美国国债遇冷?

美元走强,揪心的不仅是央行,投资者也需要调仓,加仓美元资产。不过,有专家提醒,不是所有美元计价的资产都会有行情,特别是美债,被抛售的概率较大。

“毫无疑问,美元资产会受到追捧,不断走强的美元势必引发全球资本流向美国。”恒生中国环球市场交易主管许伟民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需要提醒的是,并非所有的美元资产都是好选择,有时候需要逆势择机。”

首先遭到投资者摒弃的就是美国国债。

“美国国内通胀上升,美元利率上涨,国债自然受到压制,预计美国国债收益率会在2017年进一步上升。资本会更快地从美国国债市场撤离。”不过,李振豪指出,“美国高收益企业债是不错的选择。从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言论看,他会更多地支持美国企业,企业债是不错的投资标的。”

2016年,美国三大股指一路上扬,其中,道琼斯指数大涨13.4%,标普500指数上涨了9.5%。对于2017年,美国故事走势,目前市场分歧比较大。“其实,现在美国股票的价格已经比较高了,继续上涨的空间可能相对有限。但是,在全球资本大规模涌向美国的情况下,也不排除美股在2017年继续迎来一轮大牛市的可能。”不过,谢栋铭表示,“市场风险在加剧,因此,配置资产的风险分散意识必须加强。”

美元走强,黄金价格承压。谢栋铭认为,对投资者来说,强美元背景中也蕴藏着黄金逢低吸纳的好时机。“目前国际金价已经处于一个比较低的位置,不排除会继续走弱,但是在这过程中会产生一些机会。毕竟,中东的地缘政治风险以及欧元区的政治风险依旧存在,一旦市场的避险情绪上涨,金价自然会迎来反弹”。

许伟民同样认为,金价已经在全段时间打造了一个不错的圆底,下跌至1140美元给/盎司,“预计近期内有可能上涨至1250美元/盎司”。

评论区